池田大作:生活态度

今天看了下Gmail,发现11年前发送过的一封邮件,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摘来的一篇文章,重新阅读下。

      池田大作日语池田 大作いけだ だいさく Ikeda Daisaku,1928年1月2日-),生于日本东京。是一位佛教思想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桂冠诗人、著名作家及业余摄影师。曾与阿诺尔德·约瑟·汤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共著《面向廿一世纪的对话》、与金庸合著《探求一个灿烂的世纪》等。至今共荣获世界学府、机构颁授名誉博士、名誉教授等荣誉355项。

“培育儿童成长的关键在于大人本身的人格和魅力。”

 

我认为生命中不能没有爽朗的笑声。爽朗的笑是”家庭中的太阳”。我希望能有打内心里为他人的喜悦的余裕。在这样的生活态度中,每一天都会给我们留下一些明朗愉快的东西。只看人的阴暗面的生活态,最后只会扩大阴暗抑郁的世界,从而导致自己的失败。

我希望能在真正的自我中,始终保持不断创造新事物的创造性和为人类为社会作出贡献的社会性。在平凡的生活中仍然能发现新鲜的感动和喜悦的人,可以说是使自己生活的富有创造性的人。 我希望从风中颤动的一片树页上也能听到光线的脉搏的跳动;我希望能培养出一颗在路旁开放的无名野花上也能发现美的心灵。但这不能是感伤。我希望的丰富的心灵,应当充满了正义和勇气,能以强韧的生命力去冲破任何惊淘骇浪。

一味的把他人与自己相比,这种生活态度是渺小的。他人有他人的使命,自己有自己的使命。应当以这样的广阔的心胸,从昨天到今天,从今天到明天,一步一步登上进步与向上的坡道。这样的力量才是真正的青春活力。

对于人来说,重要的一点是是否拥有可以回归的大地和原点。人生有苦恼,有困境。正因为如此,人生才有妙味乐趣。总之,在即将丧失自我的时候,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把自己摆在应有位置上的坐标轴。

要有战胜自己的勇气。人这种生物,关系到自己的时候,往往是姑息的,软弱的。平常可以说一些坚强的话,可是一旦轮到自己的时候,所说的话往往一半也不能实行。好事作为自己的功劳,坏事归之与他人的过错——恐怕谁都有这样丑恶的一面。能战胜这种软弱的自己,丑恶的自己,才称的上有最大的勇气。

对自己应当做的事,要燃烧起满怀热情。对现在应当做的事不全力以赴的人,没有资格谈论未来。只有切实地站稳脚跟,才会有接着的大飞跃。

我们说没有独自一个人的人,并不是说要经常介意他人的生活方式,而是说对自己要有客观的眼光,对他人要站在他人的立场来考虑问题。这样就会产生同情和关怀,就会培养起广阔的心胸。

饱经风霜的人们的人生历程,不管他们是有名还是无名,都会自然的有着一种象熏黑的银子那样厚重的光泽。每当遇到许多这样可以称之为人生的达人的,有着深厚情趣的长者,我总觉得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坚实的人,较之他们尊贵的面容,我更感到他们顽强坚持到今天的矫健的步伐和人生的坚实。即使他们是平凡的,但对他们在每天的哀欢的彼岸,有着用具大经精力来支撑人生的崇高的事实,我总是不禁要产生一种热乎乎的敬爱之念。

“老”的美,老而美—这恐怕是比人生的任何时期的美都要尊贵的美。老年或晚年,是人生的秋天。要说她的美,我觉得那是一种霜页的美。从这一意义上来说,青春的美,也许可以比喻为绿叶的闪耀。当然,这种耀眼的美确实是无与伦比的。但也许由于它嫩而显得有点浅,令人担心他一旦失去这种美,就会立刻立即脆弱的枯朽死去——起码是有这种可能性。相比之下,老年的美包含着一种深度。

词汇中有”老丑”,”老残”之类的的词,可见”老”往往被人们认为是贬义的。但是,谁都必然的要迎来”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人生的总决算,总完成,是一个人的生即将完结。我经常这么想,人生真正的成败是进入老境之后才能决定的,最后的形象可以是一个人的人生的一切。把半生当作一块砥石所磨研出来的半生也会在衰老的形体上留下不幸的暗影。

再没有象人生这样激烈的”有为转变”了。当年的名人的悲惨的晚年,有时也会在报章上喧闹一时。但我还是希望进入老境之后能越发增添人生的光辉,怀着生的乐趣,勇敢的生活下去。这当燃要取决于对人生的光辉,怀着生的乐趣,勇敢的生活下去。这当然要取决于对人生不懈的努力的态度。——但人生的成败还是要靠 60岁以后的最后胜利才能增光添色。

“伟大的人物”懂得平凡的伟大。所以重要的是不能自吹自擂,显示自己的伟大,而要真实诚恳的生活下去。拼命的装出了不起的样子,反而自我表明了自己的无力。

真正的人的伟大是什么呢?尊贵是什么呢?不是”有名”这两个字,也不是权利或财富,是做为一个人是否有着最完美的人生。我相信这就是人生的价值。是生老病死的苦恼的循环,还是能发现在那里生活的力量和尊贵?我觉得这种人性的明暗是与它紧密相连的。

当把目光集中于”人的自我完成”这一点时,显然就会从外形的差异而忽喜忽忧的浮萍似的人生,转向脚塌实地牢固的人生。而具有了这种牢实的人生观时,反而会诞生要打破和变革安逸的,使人有不平等感的社会通念的坚强的人。我深信,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能健壮的成长为这样的人。

什么是人生的完成呢?归根结底是在于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完成,在于建立今世乃至永恒的幸福。

人生如梦,但生命是永恒的。所以这一瞬间的生命比任何财宝都宝贵,决不能让这宝贵的每一瞬间无所作为的度过。

对于人来说,再没有比 为使命而生更尊贵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生下来,为什么而活下去的人生,恐怕是最浪费的人生。这里没有使命的自觉,如同毫无目标的彷徨的人生。——人往往在这里寻求无常的梦。但是,彷徨的本人来说,那是因为没有使命的人生就如同是彷徨的人生。

人生一辈子都是建设。没有建设的人生是失败的人生。

人生如同行路。等待在前方的都是未曾经历的未知的世界,苦劳和危险是不可避免的。人觉悟到这是人生的实相时,首先应当克服绝望。

拼死的生活态度——这无疑是使自己意识到生的充实感的发条。

(卞立强 译  )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